<noframes id="v5tdr"><address id="v5tdr"></address><form id="v5tdr"><th id="v5tdr"><progress id="v5tdr"></progress></th></form>

    <form id="v5tdr"><th id="v5tdr"><progress id="v5tdr"></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v5tdr"></address>

          <form id="v5tdr"><nobr id="v5tdr"><progress id="v5tdr"></progress></nobr></form><form id="v5tdr"></form>
          注冊 登錄
          美國中文網首頁 博客首頁 美食專欄

          今又是 //www.regiondemurciavivienda.com/?33558 [收藏] [復制] [分享] [RSS] 向著你心靈的大殿 我 輝煌的劇場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上海順昌路》

          熱度 7已有 4680 次閱讀2022-10-22 12:00 |個人分類:散記|系統分類:文學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上海順昌路》_圖1-1

          今又是《上海順昌路》_圖1-2

          當年要不是為了工作、翻譯和寫書,大約我不會在外面市區里租房住。我自己的家在上海東面的臨江處的軍工路,不遠就是復興島。從家里去地處外灘的單位上班,坐公車就要一小時十五分鐘。去西郊賓館接任務,要就要花上近四小時。不舍得大量時間花在路途上,于是經常就住愚園路二伯家。二伯家面積特小,不能寫東西,于是就想租個獨立屋,工作間歇時,可以用來“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他,畢業于上海復旦中文系,家住威海路,聽說我要個祖屋,便把家里的“歸還房”給了我,說:面積只有八平方,沒有煤氣和廁所。我不介意的,拿了鑰匙就去了房子的所在地:順昌路上一個弄堂深處的小樓房,開始了書寫。期間也去馬當路田國安的臨時住處。那也是個“歸還房”,他女友的家里原是印尼橡膠商,那是原來的房產,補發回來的。

           

          每次去單位交接掉完成的工作,之間有個三兩天的空閑時間,我就會去順昌路的小房子做我想做的事。那里,非常地舊且簡陋異常,我也不在乎。要方便了,就去外面的公共廁所;吃飯呢,就去錦江賓館的職工食堂或弄堂外面的私家餐館。說到這里,我非常懷念和感激錦江南樓的蔡春麗。她是那里的大領班,一個臉上長了些許雀斑的非常漂亮、機靈和能干的人。偶爾間和我聊天時聞聽我吃方面不方便,便給了我她的整套餐具和一打錦江賓館職工食堂的飯菜票,接連好幾個月。而且她一直拒絕收取我的錢。記得當年老把弟從瑞典回來出任愛立信遠東總裁想要為祖母辦個七十歲生日的壽宴,我還是找到了蔡,她十分盡心周到地做了安排,我基本上就把南樓廚房里的貨給整空了。我們的單位同事和車隊都知道她對我特別的好,總想謝她的,可是她不久就一家去了澳大利亞,留下的只是我對她依舊的深深敬意和感激。

           

          順昌路的這個弄堂叫個啥名字,忘了。南市區有很多那樣古舊的弄堂,有點混亂和吵雜卻充滿了濃濃的人情味:清晨老早就能聽見自行車來來往往的鈴聲,各家刷洗馬桶的聲響,以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們的說話交談聲。我的小住屋拐角處鴿子樓里住著一對年輕的新婚夫婦,一段時間后男主會跟我打個招呼,熟了以后也會進屋坐在我唯一的椅子上,和坐在床沿上的我隨便聊聊。他對我一直是非常好奇的“這人咋就老是”西裝革履“(工作需要)地進進出出在這么個”破地方“,不像缺錢卻過得如此簡單??粗郎系臅图垙埦蜁栁以诟缮?,我就笑笑說:都是單位里的事,得趕!抽著我遞上的英國煙他還會問:你這樣吃住在外面開銷會不會很大?我說:還行。問到他的相關時,他只嘆息說,要結婚了,只有這里的鴿子樓,離開單位后,前途是沒了,日子還得過。問及他的狀況時,他補充道:原來是上海芭蕾舞團的,跳舞摔壞了脊椎,也就沒戲了。。。。。。我認識幾位上海芭蕾舞團的人,包括他們的團委書記,我還知道那些人是從善舞的十三五歲的人里萬里取一挑出來的尖子,之后還要經過非常嚴苛的訓練和鍛造。有許多人,發育后骨架變了會被“旁置”,有些女性舞者會因為三圍沒有控制到位也被“擱置”,最慘的便是受傷后不能再舞的一波,整個舞蹈生涯就沒了。到了曼哈頓,我認識的一位好友也是因為摔壞了脊椎,從荷蘭皇家芭蕾舞團給退下來的。是命運還是天數?

           

          大約一年后吧,知道自己要來美國了,順昌路的房子就讓給好友楊二車納姆住了。楊二去了北京中央民族歌舞團后,我就把房子還給了我的朋友。他也是,一分錢不肯收我。我的這位朋友也可說一句,是復旦中文系的大才子,一手漂亮的字,寫得一手好文章。曾經跟我父親交流過,拿出的一篇駢文叫我父親嘖嘖稱奇。我讀書時,他是畢業后來教我們中文的(語文課),我們成了好朋友,也成了平時的橋牌搭子。

           

          微信上偶爾看到了順昌路的介紹,引起了我這番回想和思念。我很懷念那些個日日向上的日子以及那些個日時里幫助過我的那些朋友的。那時的人,熱忱、善良、公直、友好,沒有奸猾與卑俗。我想,這對于當時我這么個年輕人的認識及成長都是非常有益的,就是不可多得的。

           

          寫下這點零碎,留作懷念,以資紀念!









          5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今又是 2022-10-23 10:03
          YECGUMEI: 上海2007年前后和老婆居住了五十多天,登高了剛剛建設好的金茂大廈,后居住杭州九九重陽節帶領母親徒步在南京路,上海外灘走了一下,又到上海豫園游玩了。女兒大 ...
          很好唉。陜西去過好幾次,什么都敢去嘗嘗,就是不敢吃羊泡饃。
          過去我每年自己會帶著相機和筆記本游歷大中華,無非是想學知什么是真正的中國,什么是真正的中國人??上Ш髞沓鰢?,計劃沒有全部完成。類似新疆,西藏,內蒙和東北那旮瘩沒有完成。成為小小的遺憾。
          如今大陸發展得很快了,我又好些年沒回去了。很多事情和狀態只能網上了解一些了,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沒有什么可以后悔的。當然,如果在選擇,我不會出國的。當初,是個人情勢所然,我也是順流而上了。人生唉,沒法總能選擇所有的。您說是吧?
          問好祝好了。
          回復 今又是 2022-10-23 09:56
          沖兒: 我愛老大的時事評述也喜歡你的雜文理財。
          謝謝。我有點稀哩嘩啦到處竄了。
          也是,記憶里都是鮮活的,有空再整點。哈哈哈哈。問好了!
          回復 今又是 2022-10-23 09:55
          ksliu: 上海的弄堂房子有一種層與層之間的小房間,叫做亭子間。60年前,馬桶在上海還很普遍,改革開放初期,外國人到上海買馬桶拎上飛機,令人啼笑皆非。錦江飯店的清炒 ...
          是啊。我下到農村修地球時,家住黃浦區,徐匯區,靜安區的人是經常笑話家住楊浦區和閘北區的同事的??墒呛髞砣ミ^“上只角”的同事家里后才發現,他們住得太差了。家里小到不行。有的進屋還要在樓梯口向上推開翻版。若是弄堂里整套的,還算好。我們那代人,家里人多,五六口人很平常的,于是住得很尷尬。多數沒有煤氣、廁所和浴缸。我從小住得房子就是很大的。滬江大學美國教會留下的大別墅,周圍非常非常漂亮的。滬江大學的校園之美,在上海也是非常有名的。
          過去,上海的飯店賓館我是非常熟悉的??晌也恢厘\江飯店什么菜肴是有名的。我這個人吃過拉倒,知道好通常也記不住名字和價格。到了現在也一樣。知道點的是,水晶蝦仁靜安賓館是天下第一的,紅房子的紅悶牛肉偶爾會吃,感覺是怪怪的,因為家里親戚原來是拿它用來喂狼狗的,真是那樣的;拌海蜇皮達華賓館最棒;揚子江的蔥油面;國際飯店的蛤蜊蒸蛋和雞油炒雞毛菜一級;上海大廈是蝦籽蹄筋;西郊賓館是清炒草菇(全中國只有那里能吃到上國宴的)和高粱酒炒草頭;老正心是酒糟蒸魚;福州飯店的南煎豬肝,綠野飯店是綠野雞等等,紅房子我最喜歡吃的是奶酪煎魚。。。。。。那時,上海的各大飯店和賓館都吃遍了,而且各處我都非常熟,尤其是賓館。什么工展樓頂,友誼酒家,八角亭,奧林匹克等,到處都是我的朋友??晌铱倫廴ノ鹘假e館和國際飯店。后者是因為國際飯店當初是我的先輩領頭上海商會集資建造(老板好像姓吳吧)的,也因為這個原因,我父親這頭所有人結婚辦喜宴一律都在國際飯店十四樓。母親這頭則都在梅隴鎮,因為我外公的喜愛。
          出國前,上海的西餐館沒有一家我是沒去過的,包括諸如西海,我這個人一兩個人吃飯的話,除了三黃雞,只會去西餐館吃飯的。所以出國時老媽開玩笑說,兒子出國吃飯肯定沒問題。
          我不知道DD's 唉。開在哪里???
          順帶說說,我外面吃飯多因工作關系,自己外出不喜歡扎堆聚會。我有兩種地方一定不去的,吵鬧之地,人物混雜之地,比如新野飯店,老鴻興?吃涮羊肉的飯店。諸如德大和東海我也一般只是買了咖啡走人。除非朋友相約推不掉。過去我很瘋的,我會包下整個賓館或酒吧瞎鬧的。一轉眼都成往事了。如今孩子還在路上,我只能陪著一路踢土了。也罷,到了這個歲數已經無所謂了。
          陪老大瞎聊閑談了。祝好!
          回復 YECGUMEI 2022-10-23 03:10
          上海2007年前后和老婆居住了五十多天,登高了剛剛建設好的金茂大廈,后居住杭州九九重陽節帶領母親徒步在南京路,上海外灘走了一下,又到上海豫園游玩了。女兒大學放假專門帶領她和朋友登高上海金融中心,2016年又專程從青島乘坐飛機到杭州再乘坐杭州到上海的高鐵登高上海大廈,都是從白天觀看白天上海景觀后等待到晚上再觀看上海晚上的夜景,滿滿的回憶。
          回復 沖兒 2022-10-23 00:47
          我愛老大的時事評述也喜歡你的雜文理財。
          回復 ksliu 2022-10-22 16:52
          上海的弄堂房子有一種層與層之間的小房間,叫做亭子間。60年前,馬桶在上海還很普遍,改革開放初期,外國人到上海買馬桶拎上飛機,令人啼笑皆非。錦江飯店的清炒蝦仁、蠔油牛肉、鱔糊是我的最愛。還有蘭心大戲院、國泰電影院、DD‘s咖啡館、紅房子西餐館......都是我常去的地方。哈哈,上海值得回味的地方多了去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注冊

           留言請遵守道德與有關法律,請勿發表與本文章無關的內容(包括告狀信、上訪信、廣告等)。
           所有留言均為網友自行發布,僅代表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觀點。

          關于我們| 節目信息| 反饋意見 |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返回手機版| 美國中文網

          ©2022  美國中文網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頂部 香蕉人在线成人A∨在线
          <noframes id="v5tdr"><address id="v5tdr"></address><form id="v5tdr"><th id="v5tdr"><progress id="v5tdr"></progress></th></form>

            <form id="v5tdr"><th id="v5tdr"><progress id="v5tdr"></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v5tdr"></address>

                  <form id="v5tdr"><nobr id="v5tdr"><progress id="v5tdr"></progress></nobr></form><form id="v5tdr"></form>